三九豬小說網 > 穿越火線之英雄有夢 > 第3750章 咫尺天涯!
    王越說:“我們最大的對手是仙羽和仙蹤,欒淑君和喬瀟很清楚,金陵市電競領域是她們力量范圍,揚市電競領域不是她們力量范圍。放棄自己的力量范圍,去不是自己的力量范圍交鋒,欒淑君和喬瀟都不會做這種蠢事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傅宣之也不愿意在揚市電競領域進行交鋒,因為揚市電競領域不是他力量范圍,金陵市電競領域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傅宣之把交鋒地點定在揚市電競領域,是不得已而為之。君臨俱樂部幾次挑釁,我都沒有搭理。為了讓我接受戰斗,想出對付靈鴿俱樂部這個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說我對手只有傅宣之和君臨俱樂部,對付這二者,我一人足矣。”

    “金陵市電競領域是仙羽、仙蹤力量范圍,我們要盡可能多留些人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皇甫冢說;“你分析得還有道理,但我不支持你一個去揚市,身邊起碼也要有一幫手。秀才常年和你搭檔,無疑是最好的人選,就讓秀才陪你去揚市。”

    王越說:“你們都是第一次來金陵市,對金陵市不熟悉,秀才雖然不是本地人,起碼也在金陵市待過一段時間,有他照料你們,我也比較放心。”

    皇甫冢說:“既然秀才不方便,那就讓音弦和你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王越說:“音弦能力出眾,她留在金陵市,能夠保證隱龍工作室安全。”

    秦孤鴻直接對王越說:“我和你去揚市,即刻出發!”

    眾人都點了點頭,支持秦孤鴻這個做法。

    無論是性格,還是能力,秦孤鴻特別適合單打獨斗,他陪王越去揚市,絕對是一大助力。

    王越說:“好吧,就讓孤鴻陪我去揚市,我們立刻動身。”

    去揚市的路上,王越把他對傅宣之的了解全部告訴秦孤鴻,包括他在明珠市被傅宣之擊敗的經歷也毫無保留告訴秦孤鴻,知己知彼百戰百勝,讓秦孤鴻多了解傅宣之,這絕對沒有壞處,萬一發生意外情況,秦孤鴻和傅宣之比賽,要是秦孤鴻對傅宣之不了解,一定會吃虧。

    王越說了很多話,秦孤鴻卻很少回應王越。

    王越完全不介意,他知道這是秦孤鴻的性格。

    秦孤鴻一個人習慣了,突然讓他和其他人相處、并肩作戰,肯定會不習慣和不適應。

    揚市和金陵市相鄰,所以很快來此揚市。

    來到揚市后,叫了一輛出租車,很快來到靈鴿俱樂部。

    剛從車上下來,準備進入靈鴿俱樂部,一個熟悉的人就出現在王越面前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王越沒有跟對方寒暄,也沒有問對方有沒有事,而是直接問對方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剛剛下車,對方就出現在他面前,說明對方一直在等他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的悲劇我沒能阻止,為此我感到很愧疚,這一次我一定要阻止。”

    這個等待王越的人正是韓鸞。

    王越說:“韓小姐,我們是兩條路上的人,你那條路和我這條路不應該有交際,就算有交際,也只是在兩條路交叉那一刻,當交叉結束,我們兩個人的方向完全不同,。”

    “用簡單的話來說,你做好韓鸞,我做好王越,你別來干擾我,我也不會去干擾你。”

    這番話說得有些絕情。

    王越為什么要絕情,因為她覺得韓鸞不應該讓自己卷入這場爭斗。

    誰不愿意平平安安生活?誰愿意卷入爭斗?

    王越知道韓鸞是為了他好,不過他也知道韓鸞解決不了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假如韓鸞非要解決這件事情,結果只會是自己苦惱。

    在心里,王越感激韓鸞的做法。

    表面上,王越必須絕情,絕情到他和韓鸞連朋友都不是,這樣韓鸞才會遠離他,才不會卷入爭斗。

    韓鸞說:“淑君姐和瀟姐已經答應,只要你肯放棄報復,她們也愿意放棄對你的敵對。”

    王越問:“你信了?”

    就算是打死王越,王越也不會相信欒淑君和喬瀟會放棄。

    韓鸞說;“我不完全信,所以我來了揚市。我知道傅宣之通過對付靈鴿俱樂部逼你比賽,這件事情就交給我處理,只要我能讓傅宣之放棄,你就要答應我,放棄對淑君姐和瀟姐的報復。我也保證淑君姐和小姐不會再敵對你,如果你不相信,我可以先讓瀟姐和淑君姐放棄對你的敵對。”

    王越說;“我的建議是,你立刻回金陵市,做你的大小姐,那才是你的生活,而且秦扶零那種干凈無瑕的紳士才是你應該接觸的人,而不是我這種在泥漿里摸爬滾打的人。”

    韓鸞紅著眼睛說:“王越,你會輸的,你懂嗎?淑君姐和瀟姐的強大你遠遠想象不到!”

    王越突然說了一句:“秦公子,久違了。”

    秦扶零出現。

    他的一舉一動,甚至一個眼神都是彬彬有禮,典型的紳士風采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誤會,我沒有參入這次事情的意思,之所以出現在這里,是收到消息小鸞要來這里,我不放心,所以就偷偷跟來,只想保護小鸞的安全,沒有其他意思。”

    王越說:“麻煩你了。”

    秦扶零說:“不麻煩。”

    王越帶領秦孤鴻走進靈鴿俱樂部。

    韓鸞想要跟著進入,被秦扶零阻止。

    秦扶零說:“之所以偷偷跟著你來揚市,不僅是因為我自己想保護你,還是因為你父母。”

    韓鸞一愣:“我父母?”

    秦扶零說;“你父母已經知道所有事情,而且堅決反對你參入這次事情。他們覺得你長大了,應該給你空間,所以他們讓你自己回金陵市,而不是來揚市強制帶你回金陵市。那是你的父母,你應該最清楚他們的性格。”

    韓鸞看著近在咫尺的靈鴿俱樂部,有咫尺天涯的感覺。

    他只需要走幾步路就可以進入靈鴿俱樂部,親眼目睹里面的情況,但他不能這么做,她要回金陵市。

    如秦扶零所說,她父母的性格她最清楚,要是她堅決不回金陵市,她父母肯定會親自來揚市,到那個時候情況會更加復雜,很有可能連累王越。
时时彩后一必中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