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九豬小說網 > 超級女婿 > 第六百一十八章 四門翌老
    馬煜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是馬飛浩沒有想到的,而他的第一個念頭,就是借馬煜之手,把韓三千的命拿捏在自己手里,讓自己有一個報仇的機會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馬飛浩卻不敢輕舉妄動,畢竟對方是韓天生,哪怕有馬煜給他當后臺,在沒有確定馬煜是否愿意為了他和韓天生撕破臉之前,馬飛浩只能夠按兵不動。

    “韓嘯,沒想到這么多年了,還能夠看到你出手,真是我的榮幸啊。”馬煜笑著走到韓嘯跟前。

    韓嘯緊皺眉頭,他非常清楚馬煜如今的身份,畢竟他也曾加入過天啟,而且他也知道,馬煜在天啟當中,還有不俗的地位。

    只是這家伙,怎么會突然回到米國來了呢?

    “馬煜,你來干什么?”韓嘯問道。

    馬煜看了一眼韓三千,說道:“帶他走。”

    韓嘯表情頓時間沉了下來,韓天生要韓三千死,今天他必須要出手殺了韓三千,但是馬煜多管閑事,卻又不得不讓他忌憚,畢竟馬煜在天啟這么多年,如今他的身手是韓嘯捉摸不透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仗著天啟的后臺,多管閑事嗎?我可是記得天啟的規矩,俗世中的事情,天啟是不會插手的。”韓嘯說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,天啟從不過問世俗之事,但是他,可不是一般人。”馬煜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哼,這個廢物和你難道還有關系嗎?”韓嘯不屑的說道,韓三千在他眼里,就是個垃圾,這種人,難不成還能被天啟看重,這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“跟我沒有關系,但我這次來,是受了四門所托,你想知道四門是如何看待他的嗎?”馬煜說道。

    四門!

    韓嘯眼神變得驚恐了起來。

    天啟之中有三六九等之分,而四門,是天啟最為至高無上的存在,可以說天啟便是四門所控制,他們的無上權力,甚至凌駕于世俗權職之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四門怎么可能把一個世間螻蟻放在眼里。”韓嘯不相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信的話,自己回一趟天啟問問不就清楚了。”說完,馬煜突然又笑了起來,趕緊說道:“對了,我已經忘了,你已經被禁止進入天啟,不過是個天啟棄物而已。”

    韓嘯表情猙獰的看著馬煜,棄物這兩個字給他帶來了莫大的羞辱,但是他卻不敢有任何異議。

    在世俗中,韓嘯的實力能夠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但是面對天啟,他除了忍氣吞聲別無選擇,否者就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這世間,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挑釁天啟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,要和我打一架,還是乖乖的滾蛋?”馬煜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韓嘯握緊拳頭,他自然不想就這樣退縮,可是天啟的威嚴,豈能挑釁?

    哪怕華人區是韓家的地盤又如何,只要天啟一個念頭,便能夠頃刻間覆滅韓家,這種不對等的力量,根本就沒有辦法相比。

    “天啟現在越活越回去了嗎,竟然連這種廢物都要。”韓嘯咬著牙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得為你說的這番話,給他下跪。”馬煜說道。

    韓嘯猙獰的笑了起來,說道:“癡人說夢,要我給這個廢物跪下,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還一口一個廢物呢,我真替你的小命捏了把汗,你可知道,四門翌老要收他為徒,原本翌老打算親自出山接他回天啟的,只是抽不出身而已。”馬煜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韓嘯驚恐的看著馬煜,嚇得后退了兩步,背脊一陣冷汗冒出。

    四門翌老!

    韓嘯并沒有見過這個傳說中的人物,但是他卻清楚,翌老是四門當中最具威望的人,而且其身手也是四門中最強大的存在,他竟然要收韓三千為徒!

    這怎么可能!

    翌老可是從來沒有徒弟的啊!

    “怕了?”馬煜淡淡一笑,說道:“你的確應該害怕,翌老的徒弟,可不是誰都能夠欺負的,所以我勸你,最好是給他下跪,不然我怕這件事情通報翌老之后,他會親自下山。”

    韓嘯口干舌燥,感覺喉嚨里都快冒出火花來了。

    他無法想像翌老真的來了米國之后,會引起什么樣的驚天巨變!

    旁人無法聽到韓嘯和馬煜之間的對話,而且認識馬煜的人也不多,所以他們非常奇怪,為什么韓嘯突然停手了。

    就連韓天生也在一旁忍不住出聲說道:“韓嘯,你還在干什么,趕緊給我殺了韓三千。”

    殺了韓三千?

    這句話在現在的韓嘯看來,就是一個笑話。

    翌老的親收徒弟,誰敢殺,誰又有資格殺?

    “哎。”聽到韓天生的話,馬煜無奈的搖了搖頭,說道:“韓家能夠走到今天,也算是不容易了,只可惜一步錯滿盤皆輸,只是這個仇,是翌老來報,還是他自己報可就說不準了。”

    韓天生還不知道即將有什么厄運降臨在自己頭上,見韓嘯依舊不出手,這老頭有些惱怒了,呵斥道:“韓嘯,我命令你,馬上給我殺了韓三千。”

    韓嘯動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沒有出手殺韓三千,而是做出了一個人全場不解且震驚的動作。

    韓嘯在韓三千面前,雙膝下跪!

    來自于天啟的威脅,韓嘯不得不從!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!”韓天生懊惱大怒,韓嘯可是他的保鏢,現在居然給韓三千跪下,這不是要讓他韓家在大庭廣眾之下丟盡顏面嗎?

    走到韓嘯身邊,韓天生破口大罵:“你是不是瘋了,趕緊給我起來。”

    韓嘯抬起頭,面如死灰的看著韓天生,說道:“韓家完了。”

    韓天生不知道兩人的對話內容,怒不可遏的一腳踹在韓嘯身上。

    華人區的所有世家都在看著,可是韓嘯此舉卻讓韓家丟臉,這不是他能夠容忍的。

    “韓嘯,你明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。”韓天生吼道。

    韓嘯一臉苦笑,他當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但是他實在沒有勇氣和天啟做對,而且還是天啟四門的翌老!

    “這口棺材,除了他之外,誰動誰死,不信的話,可以試試。”馬煜說完這番話,把韓三千抗在肩頭離開。

    韓天生不信邪,立馬叫來了兩個韓家保鏢準備把棺材挪開。

    可是那兩個保鏢的手剛觸碰到棺材,便有一股利器破風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兩個保鏢應聲而倒,脖子處鮮血狂涌,嚇得韓天生面色慘白。

    等到馬煜走遠之后,韓嘯才站起身,對韓天生說道:“對于韓家的審判,很快就會來了,韓三千現在的地位,已經不是我們能夠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胡說八道什么,這個廢物還能有什么地位?”韓天生惡狠狠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天啟四門的翌老,要收他為徒,你或許不知道翌老在天啟的地位,但是我可以告訴你,他能夠命令天啟為他做任何事情。”韓嘯說道。

    這番話讓韓天生眼皮直跳,他的確不明白翌老在天啟地位的概念,但是韓嘯的話已經說得非常清楚,命令天啟做任何事情,這不就已經代表著翌老的地位了嗎?

    韓天生一屁股坐在地上,臉上的絕望表情顯而易見。

    不明所以的吃瓜群眾壓根不明白發生了什么,但是韓三千沒死,而且韓嘯還給韓三千下跪,這件事情注定會成為他們心中的一顆大石,隱隱透露著一股韓三千不能招惹的意味。

    馬煜走遠之后,馬飛浩一路小跑跟上了他。

    在馬飛浩看來,如今韓三千既然已經落在了馬煜手里,那么他自然就有資格親手報仇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,你什么時候到的,怎么沒給我打個電話,我好去接機呢。”馬飛浩笑著對馬煜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想干什么,直接說吧。”馬煜問道。

    馬飛浩訕訕一笑,道:“舅舅,我之前跟這個家伙有過節,這煞筆東西得罪了我,你把他交給我處置怎么樣?”
时时彩后一必中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