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九豬小說網 > 亂世婚寵:少帥,夫人要退婚 > 第772章 秋后算賬
    “什么毒蛇?”九公子看向陳嘉怡,眸中寒光凜冽,“你在寢室里對她們動手放毒蛇?”

    陳嘉怡心下一滯,被九老師冰冷的眼神嚇到,下意識搖頭辯解,“誤、誤會,我沒有對她們放毒蛇,是毒蛇自己跑到了我們寢室...”

    見九老師神色依舊冰冷,并不為所動。陳嘉怡憤而抬手指向蘇蝶,“一切蘇蝶在誣陷我。而且連我自己也被咬了,如果是我放的毒蛇,我怎么可能差點讓自己也沒命呢。九老師你不要聽她胡說,我跟蘇晚晚雖然互相厭惡,但是我對她的不喜歡都在明處,我不會做下三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都已經息事寧人了,還要被瘋狗叼出來撕咬。蘇蝶被陳嘉怡的恬不知恥氣笑了,她身子微微向后仰,眼露譏嘲,“你的下三濫下限明顯和別不一樣。我只問你,你敢不敢拿你們陳家的前程來發誓,說自己沒有用毒蛇來害我跟晚晚?”

    當晚情勢兇險異常,若不是晚晚心細如塵,身手又利落,帶著她避開了毒蛇,還以牙還牙地威懾了云崎和陳嘉怡,她們兩個早就被毒蛇毒死,墳頭草都有三尺三了。

    偏偏陳嘉怡這母、狗還沒有半點愧疚,自私薄性,僅僅因為她們倆大難不死,就睜眼說瞎話否定自己做過的錯事。

    陳嘉怡遲疑了一下,隨即義正言辭地否認:“我們信仰科學,發誓這樣的手段有什么用?只是讓無能的人心里尋個慰藉罷了。我沒做過就是沒做過,我可以以自己的人格作為保證。”

    蘇蝶睨了一眼陳嘉怡,沒說話。

    倒是剛才那個瞎起哄的男生噗嗤笑出聲,直接問:“陳嘉怡,你的人格值幾個錢啊?”邊說,還朝蘇晴晚的方向擠了擠眼睛。

    蘇晴晚:“...”

    陳嘉怡僵了一下,循聲看過去,語氣很煩躁,“方明凱,有你什么事,需要你為她們出頭?”

    方明凱握拳掩唇笑了笑,說的一本正經,“咳...‘路見不平就出手’,是我方家的家訓。”

    陳嘉怡的視線在方明凱和蘇晴晚間來來去去,越瞧神色越詭異,“你們——”

    蘇晴晚面色如常。一副妾心似鐵,情愛與我無關的冰冷模樣。

    蘇蝶看陳嘉怡眼神賤兮兮亂轉的模樣,就知道這狗東西又是在胡亂猜了。

    她直接雙手合十,朝陳嘉怡做了個拜托的手勢,“求你了,不敢賭就閉嘴,別擱在我和晚晚面前礙眼。你要真覺得自己委屈或者自己無辜,你找證據,證明是我倆誣陷你。不然,”

    “不然什么?”陳嘉怡下意識問,話甫一出口,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。蘇蝶這惡女嘴巴里能說出什么好詞,肯定都是編排她的話。

    陳嘉怡擺擺手,“我不想知道。你不用說。”

    蘇蝶偏要大聲,“您就做個人吧,別一張嘴就嗷嗚亂咬不停。我們的耐心真的沒有你想的那么足。還有,我們晚晚要在大學期間專注學業,不談感情的事情,造謠一張嘴,你小心死后被拔舌下地獄。”

    方明凱聽到蘇蝶說蘇晴晚無意情愛,眼神黯淡了片刻。但還是附和蘇蝶的意思,對陳嘉怡道:“沒錯,婦人長舌,死后要被拔舌頭下油鍋的。我看你還是悠著點,別再胡說。”

    陳嘉怡在課上和蘇蝶爭執了一節課,不過就是想在九老師面前多少洗刷掉身上的惡名,再讓九老師發現蘇晴晚的偽善罷了。

    她壓根就沒想到,蘇晚晚身邊這個看起來跟個綿軟小白兔一樣的蘇蝶會這么表里不一,言辭犀利不說,舉止還粗俗暴力,攻勢甚猛,讓她在今天的一開始就處于出師不利,節節敗退的難堪境地。

    更讓她生氣的是,方明凱這個日常和沈順琨一起勾肩搭背和稀泥的紈绔,為什么也要插嘴,讓她難堪?

    “方明凱,你是不是因為喜歡蘇晴晚或者蘇蝶,所以才借著踩我來跟她們套近乎?!”

    方明凱眼角的余光往蘇晴晚的位置小心翼翼的覷了一眼,見蘇晚晚根本連個多余的動作都沒有。

    他有些泄氣地摸了摸鼻子:“沒有的事,你別因為急眼就胡亂造謠,我可不是不打女人的君子。”

    他家境在班里這一批人中,至少排的上前十。本來也對蘇晚晚心有意動,只是苦于家里已經給他訂了個脾氣暴躁身世顯赫的未婚妻,這個未婚妻是安御醫科大學某校董的女兒,為了盯他都追到了大學,還就在他們系隔壁班讀護士專業。

    所以,就當他癡心也罷,私心也好。他只是想借著插入蘇蝶和陳嘉怡的爭吵,來跟蘇晚晚搭上幾句話。

    可是蘇晚晚她高冷如斯,面對他的有意搭訕,愣是連個眼神都沒有。倒是令他拳拳的真心泄氣的緊。方明凱濃眉擰了擰,此刻真恨不得自己就是一只鴕鳥,噗的一下把腦袋埋到地里。

    “都停下,”九公子適時抬了抬手,做了個噤聲的動作,冷淡道:“上課,晚晚和蘇同學還有陳同學下課都跟我去辦公室。”

    他不耐煩聽爭辯,他只想知道,陳嘉怡和那個什么云崎是不是真的對蘇晴晚放了毒蛇。

    如果蘇蝶說的都是真的,就算晚晚她們已經當場報復了回去,他也要讓陳嘉怡和云崎這兩個惡毒的女人知道,草菅其他人性命,對他人生命沒有最基本敬畏之心的人,天恒厭之。

    他就是天,他就是道。

    晚晚大度容人,不愿臟了雙手,他愿意忍著惡心親自動手,為晚晚披荊斬棘,扼殺一切毒瘤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老師,我們閉嘴,不敢耽誤您上課。”方明凱立馬坐下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九老師不爽了。蘇蝶也沒有再喧賓奪主,跟陳嘉怡繼續爭吵。

    她默默坐好,身板學著蘇晴晚,繃的筆直。坐好后,她發現書本上攤著一張紙條。

    紙條上畫了個雙手叉腰的扎辮子小姑娘——謝謝蘇蝶。不過下次你躲在我身后,換我來護著你吧。

    蘇蝶拿筆把謝謝叉掉,寫道,“傻瓜才跟姐妹見外,我很高興能保護你。”

    謝謝太生疏禮貌了,自己是真心實意想為晚晚出頭,沒有攀附的意思。

    晚晚懂也好,不懂也罷,她都不需要回報。

    蘇晴晚心里暖融融的,望著蘇蝶眨了眨眼睛,笑彎了眉眼:“好的,姐妹。”

    她真幸運,繼白眼狼妹妹錢雨婷離開后,她身邊匯聚了一批愿意與她一起禍福相依,榮辱與共的真姐妹。

    雖然自己與這些女孩的出生都各自不同,境遇也大相庭徑,性格上更是少有完全相同之處。

    但在和這些可愛的女子的相知相遇相交中,她很真實地感受到了她們對她的愛與包容。

    父母之愛,夫妻之愛,友人之愛,子女親緣之愛,每一份她都獲得了,每一份于她都是一筆無價的財富。

    蘇晴晚摸上自己的心口,這里已被真情填滿。她相信未來,自己會越發的無憂無懼,朝著既定的目標堅定走下去。

    半小時后,第二節課的下課鈴響了。

    九公子合上講義,直接朝蘇晴晚她們招手,“你們倆先隨我來,陳嘉怡你等十分鐘后自己過來。”

    蘇晴晚跟蘇蝶坦蕩地起身,陳嘉怡腿肚子有些哆嗦,直想著,‘我要不要說身體不舒服,先推脫回去?’

    沒有云崎在她身邊做智囊,她都沒有了主心骨,只能一直被蘇蝶她們欺負。

    她感到懊喪極了,可坐以待斃就是死。

    陳嘉怡瞇了瞇眼,豁地起身。

    不行,她不能一直被蘇蝶她們牽著鼻子走!

    十分鐘,她還來得及自救一把!

时时彩后一必中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