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九豬小說網 > 科技傳播系統 >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水晶宮主人?
    而對于羅修來說,他卻越來越興奮,沒辦法,這是很難說出來的一種體驗,新奇無比而又令人熱血沸騰,沒辦法,想到自己先前和天星老祖的那次交手,此刻羅修心中明白,那次自己是被針對了,可絕對不怎么友好,甚至于羅修全面被壓制不說,如果不是皓月真君集中爆發,打碎空間屏障,他借助定界羅盤及時逃走,現在早就已經身死道消了。

    哪里像現在這般,是那么的輕松異常,尤其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羅修與鬼真人兩人的戰斗,羅修是徹底的占據了主動,盡管鬼真人的修為比羅修遭遇的天星老祖還要強大的多,然而就是如此強橫的一個家伙,卻在羅修的手上屢屢吃癟。

    一次兩次的,鬼真人還以為是羅修有什么暫時性提升修為的秘法,可以扛住他的攻擊,然而當他的神魂攻擊,每一次都失效的時候,他就已經可以斷定,羅修是完全免疫他的神通秘法的,這就讓他難做了,僅靠著他那三腳貓的攻擊神通,根本奈何不了羅修。

    而且更加重要的是,有陣法之力加持,羅修現在的修為也相當于天星老祖那般的存在,所以兩人打的是勢均力敵,但是場面上來說,鬼真人的樣子卻極為慘烈,最起碼鬼真人全身上下的衣服破破爛爛,身上更是青一塊紫一塊,很多地方更是焦黑如炭,而且一些地方還有一些神通術法攻擊留下的痕跡,短時間內,是根本無法消除的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的鬼真人抓狂不已的同時,也感受到了壓力,很顯然,如果不能及時解決這種問題,那等待著他的,很可能會是身死道消的結局,他很清楚,自己現在的處境有多糟糕,尤其是當他將目光看向皓月真君那一方,發現這群家伙也都和他的遭遇差不多,就不免讓他感覺到有些憋悶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羅修,趕快出手解決此人,不要跟他玩了,現在解決了這鬼真人,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將他的本源大道抽出來,如此做一些偽裝,完全可以糊弄住一般的家伙,這樣我們才有機會逃走,只是你千萬要記得,不要留下自己的痕跡,在這條本源大道上,不然的話,我們還是會被人找到的,既然皓月城已經不存在了,那我們之后就隱姓埋名先躲上一段時間,看看世界局勢變化再說!”見羅修開始跟鬼真人在那里糾纏戲耍,皓月真君嘴角抽動了一下,急忙打斷羅修的胡鬧,開口急速的說道。

    沒辦法,他一個人獨斗九龍老祖三人,雖然看似很輕松,實則也是壓力很大,最起碼操控誅仙劍陣消耗的龐大靈魂力,就不是現在的皓月真君能夠負擔得起的,如果不是他的天魔分身幫他負擔了一大部分,現在的陣法早就已經被破了。

    而且皓月真君困敵的目的并不是要要擊殺陣法當中的三人,而是要借羅修的手干掉鬼真人,因為只有干掉了這家伙,他們接下來逃亡的時候,才不可能被人輕易找到。

    這就是羅修兩人先前策劃的那些計劃,如今一步步的快要實現,羅修也收起了先前的輕蔑,對于他而言,現在的局面之下,能夠徹底的將鬼真人斬殺于此,無疑是對兩人極其重要的,斬殺了此人,完全可以讓他和皓月真君更加從容的離開此地。

    沒辦法,無論是皓月真君還是羅修都很清楚,如果不斬殺了鬼真人,他們兩個想要安全的離開這里幾乎不可能的,鬼真人精通各類靈魂秘法,搜尋人的本領更是天下無出其右。所以,當羅修從皓月真君那里知道,自己現在的處境的時候,他的第一反應就是聯手干掉這位鬼真人,所以幾乎是在徹底打定主意之時,兩人便已經定下了計策,要全力將鬼真人擊殺在這里。

    而對于此時此刻的鬼真人來說,當羅修和皓月真君兩人同時集火針對他的時候,死亡已經降臨,而且由于他的大部分神通都被羅修給免疫的情況下,他所能造成的傷害就極其有限,一步一步的落入兩人的算計,最后更是被羅修直接將肉身給打碎。

    當鬼真人的元神準備逃走的時候,羅修瞬間出手,狂暴的能量當場將他的元神給泯滅,同時也從他的身上直接抽出了一道本源大道來。做完這一切,羅修才長長的松了口氣,遠處的皓月真君此時此刻也忍不住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,剛才的攻擊輸出超出他身體的承受范圍,一連吞服了好幾把丹藥都無濟于事。

    畢竟,至高皇者境的強者想要靠丹藥之力恢復消耗,已經變得有些不現實了,而且由于這里的特殊環境,陣法之力的加持之下,他想要恢復修為,也變得很困難,所以現在的他有種脫力的感覺,不過他知道,被困在陣法當中的三人正在全力攻打陣法,根本不能給他們休息的時間,羅修將皓月真君的情況看在眼中,快速的將鬼真人的一切都給收拾干凈之后,抹平了周圍的戰斗痕跡,同時使用湮滅神通,將周圍的一切關于鬼真人的蹤跡都給徹底抹除,只留下幾道空間裂縫殘留在這里,偽裝成鬼真人已經逃離的假象。

    然后他上去開始幫助皓月真君,此時此刻,目標達成,當然是要穩住局面了,兩人之所以要再次聯手,并不是想要將陣法當中的那三個家伙也同時干掉,如果真要這么干,那可就真的是捅了馬蜂窩,干掉一個鬼真人已經從某種程度上可以抵消皓月真君的突破,讓這個世界的本源大道不再將關注到皓月真君的身上,也讓羅修他們有了更充足的準備,來應對接下來的變故。

    天道規則很顯然已經有些支撐不住,本源大道隨時在潰散的情況下,整個世界都會跟著崩潰,域外天魔降臨就是十分平常的事情了,為了防止這些,羅修和皓月真 君兩人干掉了鬼真人,也從某種程度上減輕了大道本源的壓力。對于整個世界而言,這都是極其重要的,甚至于接下來的時候,只要羅修和皓月真君兩人小心一點,他們將不會再出現之前的那諸般厄運。

    “師伯,幸不辱命,這就是鬼真人身上的那條大道,這條本源大道,我們要如何處理,不會真要留給這群人吧,他們萬一再將之用了,讓另外的人晉級至高皇者境,那我們先前的努力可就白費了,我聽很多前輩說過,這個世界的本源大道有損,整個天地間的天道規則之下,也僅僅只能容納幾十位皇者境強者,而師伯您的提升已經打破了這種平衡,所以,我們現在相當于將鬼真人干掉,然后讓您晉級了至高皇者境,這個時候可不能出現任何的問題,一旦發生了,可就是破天災禍了!”羅修對著皓月真君開口解釋道。

    而且,他說這番話的時候底氣很足,畢竟現在的羅修并不擔心皓月真君會懷疑到他的身上,因為一些原因,皓月真君反而會對他格外的看重,這也最主要的一點是,他很清楚如今的局面之下,兩人是同一條船上的螞蚱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就離開吧,呵呵,我把皓月城給沉了,現在我們無事一身輕,只要躲起來靜待事情的進一步發展就是了,無論他們想要打開腳下的這條空間通道亦或者是什么情況,都和我們沒有太大的關系,老夫當年的許諾也算是完成了,至于之后會發生什么事情,也就和我們無關了,我們躲在一旁看熱鬧就行了,呵呵,真想看看當九大勢力的人知道這里發生的情況之后,會是個什么表現!”皓月真君不由得點頭笑了笑,然后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等兩人將一切都給算計完成之后,羅修便瞬間撕裂空間,當然他并沒有第一時間離開,而是等著皓月真君收拾殘局,誅仙劍陣還是要收回來的,只不過在收回誅仙劍陣的同時,要布置一個困陣,將這三個家伙暫時阻攔那么一段時間,不然的話,沒有充足的時間逃離,他們只會更加的被動。

    草草地布置了陰陽八卦陣,然后直接將陰陽兩極顛倒大陣與之結合,兩陣相加,其困人的能力即便相對于誅仙劍陣有所不如,但是卻也可以困住陣法當中的三人幾個時辰了,而羅修和皓月真君則趁著這個機會收回誅仙劍陣,然后直接撕裂空間離開了這地下深淵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兩人再次出現,已經是距離皓月城百萬里之外了,站在虛空處,羅修看著那依舊動蕩難平的皓月城周邊,忍不住嘆了口氣,其實他還是有些不舍得的,畢竟自己剛剛享受了一段時間,權力在手的那種樂趣,還沒有盡興,便被人徹底的給攆了出來,想想羅修還是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不過想到自己先前的遭遇,以及四處樹敵的那種樣子,很顯然,皓月城已經不再能夠庇護得住他了,最起碼,皓月真君一個人的實力,再也無法將皓月城置身各大勢力的關注之外了。

    羅修兩人對視,皓月真君對著他笑了笑,開口說道:“羅小子,接下來就靠你自己了,老夫有些事情要去做,現在是不可能帶著你一起逃亡的,你要小心了,盡量避免跟九大勢力的人發生沖突,他們不可能一直搜尋下去的,時間會讓他們明白,接下來的事情有多么危機,所以小子,接下來能不能安全的逃離這里,就看你自己的了,老夫必須先回宗門一趟!”

    聞聽此言,羅修卻大吃一驚,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皓月真君,臉上的神情格外的驚疑不定,有些好奇的開口問道:“師伯,如果我沒聽錯的話,您說是返回宗門,怎么可能?您不是跟我師傅來自同一個師傅嘛,怎么可能會有宗門呢?皓月一脈不是只剩下你我兩人了嗎?這宗門又是從何而來!”羅修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皓月真君,臉上的神情更是顯得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沒辦法,皓月真君的這番話語,簡直讓羅修有些瞠目結舌,之前的時候,他還有些疑惑,皓月真君為什么要跟自己分開,但是當聽到皓月真君的這番話之后,羅修第一反應就是不相信,隨之而來的就是感覺到有些莫名的詭異,要知道,一直以來,哪怕從那天玄道人的記憶當中,羅修也不知道,皓月一脈還有一個宗門勢力存在,所以對于皓月真君此刻的這番話,羅修是有些感覺到莫名其妙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老夫表達有誤,我所說的宗門是老夫另外一個身份所建立的一個勢力,這是老夫的一條退路,當初我就知道這個世界會大亂,畢竟每隔幾萬年就會開始的一次災禍,已經持續了億萬年,這次肯定也不例外,果然,現在的局面之下,除非大批量的死亡至高皇者境的強者,然后讓他們的大道本源來補缺這個世界的本源缺失,不然的話,這混亂就會一直持續下去,直到這個世界毀滅!為了應對可能而來的危機,我在百萬年前建立了一個宗門勢力,如今雖然無法躋身于三宮六宗這些頂級勢力當中,但是在七十二派當中,水晶宮也依舊是一個強大的勢力!”皓月真君笑了笑,有些自鳴得意的開口跟羅修解釋道。

    羅修聞言卻不由得倒抽冷氣,他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皓月真君,實在無法想象,面前的這老家伙和水晶宮怎么會扯上關系,要知道水晶宮可處于這個世界的最南端,一南一北兩個地方相差的距離,簡直讓人崩潰。

    皓月真君竟然是水晶宮的開山祖師,他是有些目瞪口呆的,實在難以置信自己聽到的這個消息,不過見皓月真君這么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,羅修又莫名的相信了此人的這番話語,只不過他有些不太明白,為什么要把宗門的地點放在那么遠的地方,又為什么不讓自己跟著一起過去呢?
时时彩后一必中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