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九豬小說網 > 這個農民要逆天 > 第三百九十一章還他娘的不丟人?
    楊萌的這番言論,讓楊春河有點目瞪口呆。對別人稱呼他為土鱉,這個臭小子不但不反感,反倒卻甘之若飴,而且這喜歡的態度并沒有作假。
  
      現在的這個世界,這是怎么了?怎么會有人,對這個貶義詞這么喜歡呢?
  
      他喜歡這個詞都是小事,現在非得讓其他的人,也跟著他一塊喜歡這個貶義詞。
  
      這是什么毛病?
  
      不過這個臭小子所說的,還真是比較在理。
  
      自己要是有了那么多錢,而且在這個臭小子的指點下,今后錢滾錢,當手里的錢越來越多的時候。
  
      自己也成了別人嘴里面所說的那個土鱉富豪,簡稱土豪。
  
      這個完全是有可能的!
  
      “打電話呀!愣啥神呢?”
  
      楊春河正在神游天外的時候,被楊萌催促著,給自己的戰友貓頭鷹打電話。
  
      “哦!我這就打!”
  
      電話再次撥通,貓頭鷹的聲音從電話的另一頭再次傳了過來。
  
      “我說春河,你有話不會一次說清吶?這回打電話干啥?”
  
      楊春河提留著個電話有點愣神,對面的貓頭鷹怎么知道這個電話就一定是自己打的?
  
      為什么不是眼前的這個臭小子再次給對方打電話?
  
      而且貓頭鷹這么鶩定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從哪一點判斷出來這個電話,一定就是老子打的?為什么就不是剛才的那個臭小子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但知道這個電話是你打的,而且還知道這個電話,是你家那個臭小子鼓騰你打的你信不信?是不是因為酒的事兒?”
  
      “廢話!不是因為酒的事,我給你打電話干啥?跟你嘮閑嗑呢?
  
      臭小子剛才吩咐我,讓你把那兩萬塊錢的十年得拉到他的家里。
  
      然后給我定20萬塊錢的新酒,就要去年跟今年釀出來的酒。”
  
      “這就對了嘛!我就說你那個小店,一年怎么能銷售得了兩萬塊錢的十年陳釀咯?
  
      你是用這些新酒準備泡藥酒吧?只有泡藥酒才會用這些新酒。
  
      行,那我知道了!
  
      20萬塊錢的新酒,占的地方可不小啊!
  
      你家里面有沒有那么大的地方,放下這么多東西哦?”
  
      “那個就不用你操心了,我沒尋思泡藥酒非得要用新酒。我還在那里尋思,弄點十年的老酒泡出來的藥酒,那個口感肯定要好上不少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一聽這話,你就是個趨。
  
      你是從哪里得來的消息,泡藥酒非得要用成年老酒來的?
  
      那個陳年老酒的火氣都已經放沒了,泡進去的那些藥材,連藥性都有點泡不出來,還有個屁的口感和功效啊。
  
      以后別說你和我認識啊!也別說是我的老班長!
  
      我聽到你這話以后,感覺到有點丟人!基本常識啊!哥哥!基本常識你得懂一點啊!”
  
      “貓頭鷹,你給老子閉嘴不?你要是不閉嘴!老子讓我家侄孫不要你的那些屁酒了。
  
      老子又沒泡過藥酒,誰知道那個破玩意非得用新酒啊?
  
      老子不就是想讓別人喝點好東西嗎?
  
      出了這么個烏龍,有什么可奇怪的,誰還生下來就會啊?”
  
      楊萌和李靖蕓兩口子,在旁邊聽著這哥倆隔著電話互相掐架,是想樂又不敢樂出聲來。
  
      自己村里的這個嗲嗲也真是,自己錯了就錯了唄!還死鴨子嘴硬,愣是虎死不倒架。
  
      楊春河其實看見了,楊萌這兩口子在旁邊樂得不行,確實是自己的不對!
  
      自己不懂這個玩意兒,只是想當然了。以為給人家最好的玩意兒,就是對得住自己的良心。
  
      是眼前的這個臭小子讓自己把這些藥酒,以后賣上300塊錢一斤。
  
      那個時候,自己就想弄點好東西給人家,得對得住人家出的這幾百塊錢不是?
  
      可誰知道藥酒這玩意兒,它不能用那個老酒來泡哦!
  
      奶奶個腿兒的,在自己不熟悉的行當,下回自己再也不自作主張了。
  
      太他娘的丟人了!
  
      而且,主要的就是在這個臭小子面前丟人了呢?還不知道這個臭小子,今后怎么打趣自己呢?
  
      讓他逮著了這個機會,不把自己埋汰一個賊死,他是肯定不會罷休的!
  
      老子的一世英名吶!
  
      就這么付于流水了!
  
      “你定的那些酒,是誰叫你拉到你的侄孫家去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就是那個臭小子呀!也是他告訴老子說這個泡酒,得用一年以下的酒,而且還說最好是新酒啊!”
  
      “你那個侄孫是個明白人!你以后有什么不懂的,你最好去問一下你的那個侄孫!那個不丟人!”
  
      “還他娘的不丟人?
  
      老子今天丟人都丟大發了!
  
      他娘的貓頭鷹,你就不知道這個小子的邪性!
  
      今天被他逮著了這么一個笑話,老子今后,可就沒有幾天安穩日子過了。
  
      這個臭小子,他能抽時間就能埋汰我一頓,抽時間他就能埋汰我一頓。
  
      老子的一世英名,就被老子這么自作主張的毀于一旦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!還行吧!有點自知之明哦!”
  
      楊春河聽到這個話以后,徹底的就不想跟自己這個戰友聊了。
  
      要是繼續聊下去,還不知道被旁邊的這兩口子看到多少笑話。
  
      李靖蕓徹底是忍不住了,特別是當楊春河說到自己的一世英名,被他自己的自作主張而毀于了一旦,整個人都差點沒樂瘋!
  
      這個小老爺子真耿直!得讓自己的小男人,少氣點這個小老爺子,因為這個小老爺子也不容易!
  
      “春河嗲!我跟你保證,絕對不埋汰死你!真的!我保證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有那么好心?還會不埋汰老子?扯什么王八蛋呢?”
  
      李靖蕓一聽到楊萌說出來的話,就覺得自己的這個小男人,又在那里偷換概念。
  
      自己小男人的原話就是我不埋汰死你。
  
      在保證你能不死的情況下,我還是會埋汰你的。
  
      想到這里的李靖蕓就只是一個勁兒地笑,并沒有說話,打攪這爺倆的對話。
  
      “您這就看不起人了,不是?你家孫子我說話算話,說不埋汰死你!那就絕對的保證,不埋汰死你!
  
      要是你不相信,你就跟玥娭毑打好招呼,要是哪天你出了什么意外,絕對不會是我的事!”
  
      楊春河聽到楊萌的這個話,左想右想,反正就是感覺到不對勁。
  
      但是具體哪個地方不對勁?
  
      一時半會兒的沒反應過來。
  
      “老子才不跟你計較,你愿意埋汰就去埋汰去唄!
  
      咱爺倆都斗了十多年,老子也不在乎再跟你斗個十多二十年。
  
      等到老子斗不動你了?
  
      還有老子的兒子呢!
  
      我這兒子要是斗不動你了?
  
      還有老子的孫子呢!”
  
      “您家的重孫子算不算?”
  
      “老子看得著就算,看不著就不算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我才不上你的那個洋當!
  
      這輩子我就折騰折騰您。
  
      您家的兒子孫子曾孫子,他們又沒折騰過我,我去折騰他們干嘛?
  
      完了你就想讓他們,來跟我折騰你一樣的來折騰我一輩子是吧?
  
      你個小老頭挺壞呀?
  
      竟然想了個這么長遠的招數!
  
      我這要是受了您這一激,弄得不好,就得我頭暈腦脹一輩子了!”
  
      這倆人是屬蟈蟈的。
  
      這是李靖蕓的腦海中間,突然蹦出來的這么一個想法。
  
      只有屬蟈蟈的人,才會掐架掐得這么厲害。
  
      。

时时彩后一必中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