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九豬小說網 > 最強醫圣 > 第兩千四百五十三章 誰才是好運?
    擎天一拳!

    沈風暗自在心里面嘟囔了一句,給領悟出的這一招取了這么一個名字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仍舊在注視著面前的巨大擎天族人,他在試圖將此時擎天族人的氣勢、怒氣和戰意的狂暴程度,全部牢牢的記在心里面。

    可以說,他如今只是初步的掌握了擎天一拳,想要將這一招的威能完全發揮出來,還需要今后好好的打磨一番。

    不停的感悟著這個擎天族人身上的各種氣勢,沈風的精氣神變得越來越旺盛,他身體內玄氣自主不斷的翻騰著。

    某一時刻。

    當擎天族人身上的各種“勢”沖擊到最巔峰之后,一切又在快速的縮減著,正所謂盛極必衰。

    如今這具擎天族人身體之內的所有“勢”全部爆發了出來,那么他自然會慢慢的衰敗下去。

    可以用肉眼看到,在這擎天族人的各種“勢”不停減弱之后,其全身的皮膚在快速變得褶皺起來。

    他皮膚下的肌肉也在快速的萎縮著。

    大約數分鐘之后。

    這個擎天族人的身體,開始自主抖動了起來,一塊塊血肉從他身上掉落下來后,瞬間化為煙塵飄散在空氣中。

    到最后,只剩下一具完整的巨大骨頭架子依舊站立著,其身上的血肉和身體內的器官,全部化為了虛無。

    沈風頗為感嘆的看著這個巨大的骨頭架子,片刻后,他對著這擎天族人的骨頭架子,微微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畢竟,擎天一拳是從這擎天族人身上領悟出來的,所以沈風覺得理應要對其抱有一些尊重。

    一旁的董月竹、秦落秋和許越軒等人,愣神的看著那巨大的骨頭架子,他們知道沈風的收獲肯定不小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們的領悟能力太差,根本沒有在這具擎天族人的身體上,感覺出任何的玄妙來。

    有時候,這人和人之間,真的是無法比較的。

    這次沈風來到此地,倒是獲得了不少的機緣,冰火天瞳、天命骨紋和四滴天獸精華之血暫且不說,光光是擎天一拳這一招,其威能肯定就超越九品戰技了。

    沈風收回目光之后,對著莫雨桐和秦落秋等人,說道:“我們也該離開這里,去別的地方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。

    四周的地面忽然猛烈顫動了起來,這讓沈風等人眉頭緊緊一皺。

    只見在廢墟外面。

    原本那些擁有了靈魂的花草樹木,如今也在快速的枯萎下去。

    幾乎只是十個呼吸間。

    整片山脈內所有花草樹木全都衰敗了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的一片蕭條,沈風等人有一種莫名的蒼涼感。

    當年那詭異中年男人將機緣留在這里的時候,一直在等待別人前來獲得,后來天血族在這里誕生,并且取走了天命骨紋的玄妙。

    然而,整個天血族內沒有人能夠參悟出天命骨紋的玄妙來。

    之后,天血族被徹底鎮壓,這一大片區域全部變成了廢棄之地,甚至是被封存起來,在無盡的空間內飄蕩,最終來到了二重天。

    沈風猜測,進入青蒼界歷練,這肯定是那詭異中年男人在暗處引導,只為了盡快讓人來繼承天命骨紋和冰火天瞳。

    而眼前這片山脈中的變異花草樹木,也絕對和那詭異中年男人有關。

    如今那詭異中年男人徹底消失,就連擎天族人的身體,也變成了一具骨頭架子。

    這所有變異的花草樹木,全都快速的 衰敗下去,倒也不算是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沈風看了眼陷入愣神的莫雨桐等人,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經過他的提醒,其余人全都第一時間回過了神,一眾人朝著山脈外面的方向掠去。

    在這處山脈之中或許還留有其他機緣,但如今山脈變成了這副模樣,恐怕其他機緣也會一起跟著消失。

    不過,沈風雖說是在往外面的方向掠去,但他故意繞了一段路,想要看看其他地方的機緣是否真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畢竟跟著他進來的莫雨桐和朱世杰等人,到了如今還是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好一會之后。

    沈風等人經過了一處原本存在玄妙的地方,可如今仔細的去感應,玄妙幾乎是消散干凈了,根本對修士沒有任何用處。

    看來,沈風的猜測是準確的。

    在這處山脈之中,已經沒有什么地方值得留戀了。

    隨后,他們繼續趕路。

    當他們快要掠出山脈的時候,沈風突然之間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只見,前方有數道身影掠入了山脈內,來人赫然是中神庭的宋千流和青幻宗的伍立帆等人。

    其實,宋千流等人來到這里也好一會了,只是山脈之中的花草樹木太過古怪,宋千流用特殊的法寶感知出來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沒有直接帶人闖入其中。

    如今在山脈中的花草樹木全部衰敗之后,宋千流終于是找到進入的機會了,他知道這處山脈之中絕對存在機緣。

    只是他沒想到剛剛進入這里沒多久,就遇到了從里面掠出來的沈風等人。

    宋千流臉上閃現著怒火,難道這里的機緣又被沈風捷足先登了嗎?他此刻真有一種怒氣沖天的感覺。

    不過,在他看到沈風身旁的朱世杰和許越軒之后,他的表情明顯是略帶疑惑,從對方衣衫上的標記,他可以判斷出,這兩個乃是圣魂山的弟子。

    圣魂山作為二重天內的一個恐怖勢力,宋千流自然不會小看,哪怕他是中神庭的弟子,也不能無視圣魂山的強大。

    “兩位圣魂山的朋友,我是中神庭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和你們站在一起的這小子作惡多端,他是我一直在追殺的人,你們如今和他站在一起,是不是被他給騙了?”

    宋千流對著朱世杰和許越軒說道。

    聞言,圣魂山的這兩名弟子,一臉嘲弄的注視著宋千流,其中許越軒說道:“這位沈道友乃是我們的朋友,他的人品我們很清楚,不需要你在這里搬弄是非。”

    聽得此話的宋千流神色一凝,而沈風腳下的步子也跨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在雙方都準備動手的時候。

    突然之間。

    一道道傳送之力分別籠罩在了沈風和宋千流等人的身上,感覺到這一變化之后,其中秦落秋說道:“這是怎么回事?應該還沒有到結束歷練的時間啊!”

    而沈風若有所思,這里的歷練肯定是出自詭異中年男人之手,如今最強的機緣都被人獲得了,估計從今往后,這青蒼界不會開啟了。

    如今身處傳送之力內,不能直接沖出去戰斗了,否則會有很大的幾率被遺留在這里。

    宋千流明顯也知道這一點,他平息了怒火,沒有要沖出傳送之力的意思,他盯著沈風,喝道:“小雜種,算你好運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你給我等著,很快你就會自愿跪在我面前懺悔的。”

    對此,沈風嗤之以鼻,按照如今的形勢來看,如若沒有傳送之力的降臨,那么到底誰才是好運?
时时彩后一必中规律